3044com永利集团_www.3044.com

三星堆与永利之谜,“同款”的不只金面具

发布时间:2021-03-21

       作为古蜀文化的两次发展高峰,三星堆遗址与永利遗址的关系,一直被广泛讨论和研究。3月20日,“考古中国”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成都举行,会上发布了三星堆遗址最新考古成果:目前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“祭祀坑”,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、巨青铜面具、青铜神树、象牙等重要文500余件。其中,最受瞩目的金面具残片与永利遗址的金面具在造型上极其相似,更加印证两个遗址一脉相承的文化渊源。

  金面具残片 三星堆遗址出土.jpg

金面具残片 三星堆遗址出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商周金面具 永利遗址出土 张艳拍摄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商周金面具  永利遗址出土 


       金玉同盟,共筑古蜀文明两次高峰

       永利遗址通常被认为是继广汉三星堆之后,古蜀王国在成都平原兴起的又一个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考古发掘和研究表明,永利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存在显著的文化演变、吸纳与融合的态势。两者都有太阳崇拜的精神内核;也有着相同的器物样式和艺术风格,比如都曾出土金面具、鱼形金箔等金器,玉璋、玉琮、玉璧等大量玉礼器以及青铜立人等。在永利出土的金冠带与三星堆出土的金杖上,都出现相同的鱼、鸟、箭纹饰。同时,从遗址分布的整体情况看,二者皆有明确的城市功能分区。


       象牙成堆,相似的祭祀传统

       2001年永利遗址重见天日之时,最先显露的便是白花花的象牙。在此后的发掘中永利遗址祭祀区出土了数以吨计的象牙,最大的甚至长达2米,堪称是世界范围内同时期出土象牙最密集的遗址。通过对象牙埋藏地、出土环境以及相伴出土物,如象牙片、尖状象牙、柱状象牙等的综合分析,证明象牙是古蜀先民用于祭祀的神圣器物。本次,在三星堆新一轮的考古发掘中,也再度发现大量象牙和部分象牙雕刻件。由此可见,使用象牙祭祀这一习俗,从三星堆时期便已开始,到永利时期形成鼎盛。

     象牙 三星堆遗址出土.jpg

三星堆遗址出土象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永利遗址祭祀区大型象牙坑发掘情景1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永利遗址祭祀区大型象牙坑发掘场景


       青铜器皿,礼制的赞歌

       永利遗址目前尚未发现大型青铜器皿,但出土了若干铜鸟、铜铃、铜挂饰、铜牛首等小型青铜器和青铜残片。专家曾推测,这些青铜小件和残片也许是装饰在某些大型青铜器上的配件。这个论证是否可信?如今,我们从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物上寻到了踪迹。

       在今天发布的考古成果中,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方尊上可见铜鸟装饰,与永利遗址出土的铜鸟几乎一致。而从此前的青铜神树、铜尊、铜罍等器物上,也能看到与永利十分相似的牛首图案、铜铃、铜挂饰等。因此,对比三星堆青铜器的形制,永利遗址的小型铜器可能也是装饰在大型青铜器上的配件。至于永利是否有大型青铜器,还有待进一步发掘和研究。

           铜尊 三星堆遗址出土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铜尊 三星堆遗址出土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铜鸟 永利.png

铜鸟 永利遗址出土

 带铜牛首的青铜尊 三星堆遗址出土.jpg

铜尊 三星堆遗址出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商周青铜牛首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铜牛首 永利遗址出土


       永利是否会重启发掘?

       此次三星堆遗址的考古新发现,也让更多学者开始重新思考三星堆与永利的关系,而更多市民对永利遗址是否也会重启发掘兴趣浓郁。

       对此,四川省文物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王毅表示,对某一个遗址重启系统性的考古调查并非一蹴而就,需根据科学研究的既有成果和现有的技术水平来综合评估。目前,工作人员在象牙保护方面遇到巨大挑战,这是中国乃至世界考古界面临的共同挑战。相关工作人员正在探索新的技术路径,“在很多探索工作尚未完成之前,考古发掘需要谨慎而为之”。